红色信号灯

【Y2】約束

ooc慎入

设定大概是交往8年后(。

一篇正经的生贺,第一次用定时希望能发出来

祝Nino永远的17岁生快♡ 
 
============================ 
 
1.  
    「你好,初次见面,櫻井翔です。今天开始就做你的主治医生,请多指教二宮和也さん。」 
    「请…请多指教。可以问一下我得了什么病吗?」看着面前的男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微带迟疑地开口。 
    「诶不记得了吗?嗯…不用担心,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过几天就会好的。」安慰似地对他笑了笑,走到房间的另一边打开窗帘转移了话题,「今天天气不错要不要出去走走?」 
 
2. 
    「啊下楼注意点别摔着了!」看见二宮和也换好衣服走下楼梯便马上过去扶他,没想到接收到嫌弃的眼神。 
    「真是的,又不是残疾没关系啦。」 
    然而挣扎一会儿无果,只好妥协櫻井翔牵着手。 
 
3.  
    拉手出门时转身看了看身后的房子,莫名的熟悉感浮上心头。 
    无奈对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没能多想就被拉走。 
 
4.  
    走在公园小路上,一开始櫻井翔还试图找找话题,但看二宮和也兴致缺缺最终还是沉默下来,不过依旧坚持着不放手。 
    「二宮さん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诶?」似乎是没想到对方会这样问,抬起头对上那双正注视着他的眸子,心不知为何抽了一下,连忙转移视线,「我现在对这里一点都不熟,一切听櫻井医生的安排就好。」 
    听见这话的櫻井翔微愣了一下,引来二宮和也疑问的眼神,不过也瞬间恢复正常。 
 
5. 
    两人来到游戏厅,櫻井翔介绍给他的各种游戏几乎都是瞬间上手,油然而生的熟悉感让二宮和也不经意地皱了皱眉,但并没怎么在意。 
 
6.  
    午餐时被带到餐馆,点餐后没多久一盘汉堡肉和一碗荞麦面便被送过来。 
    再次完美符合他的口味,二宮和也开始怀疑两人是否今日真的是初次见面。 
 
7.  
    午饭过后休息一阵就被带到了棒球场,櫻井翔以自己每周都会来的借口要求二宮和也和他玩玩。 
    然而几局下来,二宮和也不禁对这话产生怀疑,毕竟有哪个经常来的会输给一个失忆的人? 
    不知为何他总是会对这一系列的事情产生莫名的熟悉感,除非他在这之前就…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他们两人并不是初次见面,对方的行为让他感到相当可疑。 
    二宮和也突然不敢再想下去,毕竟他对櫻井翔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 
 
8. 
    到晚餐时间被拉去吃了咖喱饭,不出意料的又是非常和他口味的饭菜。出于好奇,趁对方不在尝试了一下他盘里的海鲜,瞬间感受到强烈的呕吐感和不适。 
 
9. 
    把所有都安顿好,看着准备关灯离开房间的櫻井翔,二宮和也突然开口。 
    「我们以前是认识的吧?」一瞬间愣住,诧异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但对方似乎并没有准备马上停止,「一开始你带我去游戏厅,虽然玩得很上手但还可以认为是巧合。」 
    「之后又去了棒球场,技术比我差那么远任谁都不会相信你是棒球爱好者的。」二宮和也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櫻井翔的表情。 
    「最后的疑点是今天的午餐和晚餐,两个都是刚好和我口味的汉堡肉和咖喱。如果櫻井さん要和我说这是巧合…」 
    在二宮和也准备继续说话之前走过去,吻上他的唇,对上他瞪大的眼睛。两人倒向床,似乎吻得越来越忘我,不给二宮和也一丝呼吸的机会。 
    手伸入睡衣,慢慢抚摸着人的身体,从腰到肚子再到胸前两颗红樱。 
    「…哈…」离开唇时引来一声喘息,但马上又被封口,舌头跟着乘虚而入。 
    揉捏着胸前的那只手也终于开始往下移,被触碰到的那瞬间像是终于反应过来,一口咬了下去。 
    「嘶…」感受到疼痛的櫻井翔起身,看见躺自己身下的二宮和也脸上依旧泛着红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下眼泪,眼神也毫不掩饰地透露着防备。 
    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各种心情交杂在一起,随意整顿一番就替人关上灯离开了房间,「抱歉…晚安。」 
 
10.  
    「…喂?相葉くん?…果然还是没能成功吗…」櫻井翔并没有对这个回复太惊讶,好似已经习以为常地听着电话那边传来的坏消息。 
    「相葉くん不用道歉啦,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啊,」想到刚才二宮和也防备的眼神,自嘲般笑了笑,「…嗯我知道这个情况已经持续快六年了…别说六年,就算要用这一生去找解药我也愿意,因为这就是当初的约定啊…相葉くん,今后就交给我一个人吧,这几年一直帮助我谢谢你,有缘再见吧。」 
    话音刚落櫻井翔就挂断了电话,把署名为相葉雅紀的人拖入了黑名单。 
 
11. 
    第二天早上,櫻井翔站在门前,深吸一口气打开门,对上对方疑惑的眼神。 
    「你好,初次见面,櫻井翔です。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治医生了,请多指教,二宮和也さん。」 
    「请…请多指教。可以问一下我得了什么病吗?」眼里没了昨晚的防备,两人的作为像今天才是初次见面。 
    「不记得了吗?…不用担心,只是轻微的脑震荡过几天就会好的。」和昨天一样的流程,走到房间的另一边打开窗帘转移了话题,「等过两天天气好点带你出去吧,一会儿要不要玩会儿游戏?」 
    同样的话语不知重复过多少次,明明早已厌倦但心里始终有一块祈祷着或许终有一天他们能找到治疗的方法、或者突然一天面前的人自己恢复。 
 
==============END============== 
 

其实很久以前看到的梗,患者每24小时失忆,最近突然想起来就写了(x

总体来说就是磁石两人交往2、3年后Nino突然患病,之后sho君就一直找方法希望能让他恢复,爱拔一直帮助sho君查找病因和治疗方法然而无果。

现在是患病快6年,爱拔认清现实想要劝sho君放弃被拒绝。最后sho君选择不再耽误爱拔,自己一人继续守护Nino于是两人断了联系。

至于爱拔帮助两人的原因请自行脑补w

所以为什么一个生贺要写虐文我也不知道XD

6.17Nino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6)
热度(20)

一只深陷A团坑无法自拔的红担
信号灯3cp,哪个有梗写哪个,就这么任性
除了信号灯大概偶尔会写点山,大概

© 红色信号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