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信号灯

【竹马】Negai

标题和歌曲无关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流水账注意
总之各种注意

============================

放学回家的路上总是会路过一家店,从外面看和其它店差不多,其实里面也没多大区别,就只是一个卖小物品的商店,里面有一个小型甜品屋。然而不同的是这个店有一个流传很久的传说,据说凡是进这个店的人只要买过里面任何一样东西就会有奇迹发生在那个人身上。
至于奇迹,可以是从废柴突然变成学霸运动全能,或成功追到女/男神,也有可能是一夜之间成为名人,当然像是一夜暴富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以上都是流言,并没有人能证明准确性。
二宫和也对这种流言是毫不相信的,再说如果不能让他一夜暴富或者拥有世界所有游戏的,那这种奇迹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走进这家店完全是出于好奇心,在意会流传出这种事情的店主怎样的人,还有会是什么样的员工在工作。
里面的布置和想象中差不多,架子上摆放着各种装饰品,二宫和也转了半圈下来发现几乎所有都与动物有关,心里默默地吐槽这家店主是有多喜欢动物。
「啊欢迎光临!」一个元气的声音打断他的思路,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却发现那人深鞠一躬,不由得楞了下,「抱歉刚才一直在后面做蛋糕没听到您进来,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诶?不…」本想拒绝,结果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被抓到了甜品架面前,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是刚出炉的蛋糕,如果可以的话请试一下!」二宫和也看着面前的蛋糕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姑且不谈这奇怪的形状,上面的装饰也都摆得乱七八糟。
然而大概是因为对方热情的眼神不忍拒绝,拿起放一旁的叉,吃了一口。
难以言喻的味道,这是他唯一的想法,并不是说有多难吃,但也不能说是好吃。
「还不错吧?」努力保持住表情,让自己看起来可信一点,「味道很独特,面包的柔软度也刚好,让人不容易忘记这个感觉…」
不知不觉开始跑火车,反正他说的也基本上是他本来的想法,但看到对方越发期待的眼神突然发现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这么说下去。
「二宮さん,可以尝尝我其他的作品吗?」果不其然麻烦的事情来了。
「呜啊已经这个时间了!」拿出手机装作有急事的样子,向对方微微欠身,「抱歉还是下次吧。」
说完马上小跑出了店,等到拐弯后才停下来喘气。真是个奇怪的人,一般会初次见面就这么自来熟吗,而且对方还是店里客人…
刚开始走几步突然又加快脚步,心里的疑惑让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明明第一次见面而且还没做自我介绍,为什么那人知道自己的名字?

到家后锁上门跑窗旁张望,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但丝毫未放轻警惕。
接下来的几天一如既往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两周,原本已经要遗忘二宮和也却鬼使神差地又来到店里。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只是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跨入门槛了。
「欢迎光临!啊二宮さん,好久不见!」往声音那边看过去发现对方朝自己走来,「说起来我还没自我介绍吧?我是相叶雅紀,这个店的店主,二宮さん请多指教哦。」
「请多指教…相叶さん为什么会认识我?」纠结许久最终还是决定问个明白。
「诶?啊虽然只有一次,但二宮さん出演过你们高中的话剧吧?就是那个时候记住的。」
说起来自己的确是出演过一次话剧,而且还算是个比较重要的角色。二宮和也减轻了一点对相葉雅紀的防备。
「不过关于上次真的很抱歉,作为补偿这次免费给你一块下次会出的新品吧。」
再一次,没来得及拒绝就被带到甜品区。面前摆放着一小块蛋糕,就外表来说比上次要正常太多,似乎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下犹豫地吃了一口,接着就是不停止的咳嗽,吓得相葉雅紀连忙递给二宮和也一杯水。
「笨蛋笨蛋笨蛋!谁会做麻婆豆腐味的蛋糕啊?!」吃到嘴里的一瞬间就知道是什么还是努力吞了下去,虽然心里是极度拒绝的。
「诶…明明之前我试吃的时候还感觉不错啊…」无辜地看着二宮和也几乎是要暴走的脸。
「你跟我过来!」拉着相葉雅紀走进厨房,叫他把所有材料拿出来开始一步步教做蛋糕。
「很好,完成了!」放上最后一个装饰,二宮和也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把到拿出刀切开一小块放盘里递给相葉雅紀,对上他崇拜的目光,「给,你尝尝看。」
「啊好好吃!和我弄的味道完全不一样啊…呐二宮さん…」闪闪发亮的眼神让二宮和也感到背后有点发毛,不由得后退一步,「请务必教我做蛋糕!」
「请务必叫我做蛋糕!」看二宮和也愕然的表情以为是没听到于是又重复了一遍。
「开…」真准备拒绝却立马被打断。
「当然是有工资的!」
「…成交,」听到工资瞬间改口。
「那从明天开始就拜托二宮さん了!」微微鞠躬,用一如既往元气的声音送走二宮和也。
当对方完全消失在视野后转身把门上营业中的牌子翻面走进店铺。

「欢迎…啊二宮さん!」看清是谁后马上跑过来,「太好了,还以为你绝对不会来了。」
其实二宮和也的确是没准备来,但他毕竟也算是个讲信用的人,回家玩几小时游戏后还是决定来店里。
能看出来相葉雅紀自己练习过,至少从形状上已经能看出来是蛋糕了,味道…依旧是一言难尽的无法形容。
「啊面粉别放那么多!…白痴这次水又放少了!…」二宮和也终于发现这人是有多么天然,一个不小心材料的剂量就变不对了。
不知多久后终于成功做出一个还算像样,味道也能入口的蛋糕。
「不过这里一直都是你一个人吗?」二宮和也记得从很久以前就听说这里蛋糕挺不错,现在不禁有点怀疑消息的可靠性。
「不…其实我是最近才开始的,」似乎是想起什么,勾唇笑了笑,「这里的店主遇到点麻烦需要离开几日,其他的员工也请假,所以就只好交给我看管。」
虽然听起来理由有点勉强,但想不到其它原因也就姑且相信了他。顺便在心里诽谤有哪个店主会只留一个员工在店里看店。
等二宮和也回家已经快要凌晨,和相葉雅紀打闹让他完全忘记时间。即使只有几个小时他对对方的好感度也在急速增长着,甚至有和那人在一起大概可以很长时间不玩游戏,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次日,加上接下来的好几周,他很自觉地走进店,再熟门熟路走到甜品屋的厨房找到努力钻研新产品的相葉雅紀,在他的帮助下做东西明显越来越顺手。
根据二宮和也发现这个店除了相葉雅紀还真是一个人都没有,就连顾客也是少之又少,所以为了不浪费材料每天也没有做多少。
虽然感到有些可惜,不过一直做甜点也会感到枯燥,人少正好偶尔休息一下。周末二宮和也有时候会把游戏带店里面去和相葉雅紀一起玩,或者对方也会关店然后拉着他去外面打棒球。
至于他们做的甜品,不知为什么多余的在第二天都会消失不见,起初以为是被扔掉,却在各种搜查情报与跟踪后排除这个选项。当然也不会是相葉雅紀自己解决了所有东西,就算每次只做几个,但过这么久再怎么也会留出一点蛛丝马迹。
「…呐呐,翔ちゃん,这次我做的怎么样?」
很早就去排队买到了新游戏几乎是马上就跑店里来想和相葉雅紀一起玩玩看,没想到还没进厨房就听见他的声音,似乎是在和谁说话。
有时候手比大脑行动还快,莫名的在知道对方可能有他以外的指导后就感到特别气,一冲动毫不犹豫打开了门。
接着就懵逼了,木然地看着站在一旁甜品前的相葉雅紀和…一只仓鼠?
「啊Nino!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似乎并没有注意二宮和也开门的气势还是一如既往地打招呼,「啊对了,这是翔ちゃん,其实我们以前多余的东西也是他吃的。」
「诶?」看着他把仓鼠交自己手里,好像还拜托他把仓鼠放回外面的笼里,大脑有点跟不上相葉雅紀的节奏。
过一会儿才终于反应过来把仓鼠放笼里去,双眼依旧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毕竟也没人会想到一只仓鼠就吃那么多甜品…
「呃…还没看够吗?」一个陌生的声音把二宮和也拉回现实,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在这里!」
这时候才注意到被放入笼子里的仓鼠嘴一张一合,似乎是在和他说话。眼睛瞪大,努力控制住不让自己叫出来。
「其实也不用那么惊讶吧,就如雅紀所说的那样,我是他家的仓鼠,」坐笼子里抬起头看着他,「不过会说话这件事是秘密,是魔法师这件事也是。啊对了,关于Nino的事儿我知道很多哦,因为雅紀每天给我甜食的时候都会和我讲。」聊到这里,仓鼠短小的尾巴和耳朵还很欢快地摇了摇。
听着这只仓鼠自顾自地介绍,二宮和也表示他已经开始怀疑这十几年以来的人生了。说话的仓鼠?魔法师?这都是些什么事?!
「呐,Nino有什么要实现的愿望吗?当然要钱或者要游戏这种愿望不能实现。」仓鼠和人对上目光,男人的大脑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虽然马上被打消。
「不,我对现在的生活还是挺满意的。」说完就站起来往厨房走去,不过还是听到了身后仓鼠的声音,告诉他如果有愿望需要实现只要拿买一盒隔壁餐馆炒的赤贝或者荞麦面给他吃就行。

日子一如既往,二宮和也依旧每天放学去店里帮忙,相葉雅紀的天然力越来越强,仓鼠翔吃的东西越来越多。关于许愿的事,翔完全没放弃,自从初遇那天坦白后就天天在他周围转悠表示只要有需要一盒赤贝就能让他帮忙。
「呐呐,Nino真的不需要吗?什么都可以哦,只要与钱和游戏无关。」
「不需要!再说了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也只有钱和游戏。」每天重复着同样的问题同样的回答,提问者完全没感觉但回答者已经开始感到不耐烦了,「这么想要赤贝你倒是自己找相葉氏买去!」
吼出去那瞬间就后悔了,因为他发现仓鼠圆鼓鼓的眼睛委屈地看着他,心里莫名地感受到罪恶感一时语塞。
「啊你们两个好好相处啦!」气氛瞬间被相葉雅紀改变,二宮和也看他手上拿着一小个蛋糕,「这是新品,Nino你帮我尝尝看。」
看到对方递过来的蛋糕,经过长时间的训练现在外表也好了很多,当然偶尔的突发事故依旧无法避免。用叉子小心翼翼弄起来一小块喂入嘴里,眼神由担心转变为惊讶。
「好厉害相葉くん,这大概是最成功的一次了吧?」一如既往的毒舌也用不上,而那人在听到夸奖后瞬间笑得仿佛眼白都消失了,一下扑过去抱住二宮和也的脖子,嘴里不停地说着太好了。
「笨蛋!你给我下来!」好不容易挣脱掉相葉雅紀,二宮和也感觉自己脸仿佛烧起来,索性转过头不和他对视,坐仓鼠面前。
「呐翔ちゃん也要尝尝吗?」那人用叉子拿一小块递给仓鼠接着就被毫不犹豫地接了过去。
二宮和也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那只仓鼠,不管过多久果然还是感觉这家伙很可疑,怎么看都不像是只正经的仓鼠。
疑点1)哪会有哪个魔术师自己说自己是魔术师的,更何况自己还是仓鼠,难道就不怕被拿去做实验?2)仓鼠会喜欢吃甜品和赤贝、荞麦面这种东西本身就很可疑!3)这么久竟然就没人感到这家伙不同寻常吗?当然像相葉那样的天然他是不抱希望会发现有什么不对的。
当然这些疑点也不是不能验实,只要跟他说说那个靠他自己绝对不可能实现的愿望就知道了。这件事也不是他刚想到的,其实在仓鼠翔第一次找他的时候那个念头就一直在他大脑中挥之不去,原本想或许这件事要一直烂他肚子里,但经过这么长时间还是想放手一搏无论成功几率有多大。这个想法在他的大脑里定型,决定明天去隔壁的餐馆买荞麦面。
「喂,翔さん,」二宮和也一脸严肃地看着面前的仓鼠,「之前实现愿望的事情还算是对吧?」
「那是当然!只要你能给我带来赤贝或者荞麦面。」听到二宮和也似乎终于要许愿,仓鼠翔的眼神越发闪亮,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那…」猫唇微微勾起,「能让我和相葉くん在一起吗?」
「…」看见仓鼠的表情变得有点纠结,心里想着果然不行,不禁有些失落,「好啊,但毕竟有点麻烦,荞麦面和赤贝各一盒怎么样?」强忍住想要掐死这只吃货仓鼠的欲望,点了点头。

二宮和也第二天就提着赤贝和荞麦面来到店里,交给仓鼠翔后发现桌上留有一张相葉雅紀给他的字条,上面赫然写着他要出去买点材料,店铺暂时拜托他照顾。
「那家伙要出去的话至少给我把门锁好啊…」把字条扔掉,转一圈后发现并没有什么他能做的事,只好坐椅子上拿出游戏机,开始玩今天在课堂上还没打过的那个boss关。
「嗝…」刚打完游戏就听见谁打嗝的声音,抬头看才发现那只仓鼠正一脸满足地坐桌上揉着自己的肚子,面前是两个空空的盘子,「果然赤贝和荞麦面赛高!!」
抽了抽嘴角,瞬间心里闪过各种吐槽却全被憋回去,没办法,谁叫人家还要帮他。
正准备进入下一关却用眼角发现正亮着的手机,伸手拿过手机看到某人给他发了条消息。方才还在疑惑这人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看消息才发现,迷路了。
「…笨蛋。」二宮和也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认命叫对方给他发个定位,抓上自己的外套就出了店铺。当然临走前把店铺门给锁好了,嗯钥匙是上周相葉雅紀突然交给他的。
到达地图上的位置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在周围转几圈也看不到那人,心里开始计划一会儿找到后如何坑他,至少得付他劳动费。
突然一个身影扑过来,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谁知一个没站稳直接被扑倒在地。
「笨…笨蛋…你倒是给我起来!」想要把身上的人推开,然而他的力气并没有对方大,尝试好几次后选择放弃。
「Nino…那个…我…我…」相葉雅紀的脸憋红红的,半天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我希望你今后也能一直在我身边!…教我做蛋糕…」
听到后半句的二宮和也大脑当场死机,直到手指感受到一圈…似乎被捂热的东西,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
「相葉くん…哪有你这么告白的啊!!」看了看自己手上刚刚被对方戴上的戒指,对上眼神凑过去,落下一个吻。
接着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站起来,没有管还愣坐地上的相葉雅紀。
「…等等!Nino!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吗!」当然不可能一直坐地上,反应过来后马上追了上去。
「…那种事你自己去想!」
「那Nino今晚要不要来我家?」手搂上二宮和也的腰,把他拉近了些。
「不管你在想什么现在马上停止!」毫不留情地踢了一脚对方。
两人就这么打闹着回到店铺,当然是二宮和也单方面打相葉雅紀。看着两人进厨房的背影,仓鼠翔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需要买墨镜。

后记
「翔ちゃん,Nino的事你辛苦了。」相葉雅紀把手里的口袋打开,里面是赤贝和荞麦面各两盒,仓鼠翔欣然接受了这份礼物。

============================

写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如果Nino和爱拔的人设互换一下好像会更容易写,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没想到

评论(7)
热度(23)

一只深陷A团坑无法自拔的红担
信号灯3cp,哪个有梗写哪个,就这么任性
除了信号灯大概偶尔会写点山,大概

© 红色信号灯 | Powered by LOFTER